首页 / 前海资讯 / 专题活动 / 奋楫起新篇 | 聚焦《前海总规》发布
“稳”与“进”,前海如何打造现代服务业高质量发展高地?
发布日期:2023-12-28 14:02:04
来源:南方日报
字号:
  除了“深港深度融合发展引领区”,《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总体发展规划》(下称《前海总规》)给前海新增的战略定位还有“现代服务业高质量发展高地”。

  前海本就以现代服务业立区,这一产业增加值占比过半达52.5%,已是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此次为何要着重强调“高质量”?其产业发展思路与刚结束不久的202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何关联?将具体在哪些领域发力?

  1、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比过半,为何仍要强调“高质量”?

  现代服务业是前海的竞争力所在。目前,前海这一产业增加值占比达52.5%,已是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此次再次强化这一使命,关键在于“高质量”三字。

  一方面,现代服务业是高技术、高信息密集度、高产业控制力影响力、高附加值的重要产业,前海已具备良好发展基础。特别是扩区后,拥有了国际机场、港口码头、会展新城、海洋新城、保税区、制造业工厂等要素,可谓海陆空铁齐备的“顶流”配置,多元化产业空间被完全打开,如何有的放矢、乘势而上、再开新局,值得思考。

  另一方面,现代服务业是决定未来产业竞争的关键领域,具有广泛的区域辐射力带动力。尤其港澳在该领域具有重要优势,如何联动港澳、对接规则打造高质量现代服务业新体系,可增强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和提升国际竞争力。

  

  发展是硬道理,高质量发展是新时代的硬道理。2023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此放在“五个必须”之首,并强调“明年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前海总规》显然也遵循了这一经济工作的科学方法论。

  “稳”是大局和基础,“进”是方向和动力。《前海总规》对“现代服务业高质量发展高地”这一战略定位的阐释是:巩固提升现代金融、法律服务、信息服务、贸易物流等优势领域,积极开拓海洋经济、数字经济等服务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推动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深度融合,携手香港推动现代服务业蓬勃发展”。

  这其中,“巩固提升的优势领域”就是“稳”,“稳”住基本面;“开拓和推动的新领域”便是“进”,“进”发新动能。而这种思路不止在横向大类上如此,纵向从单个领域观察,亦是“有稳有进”。

  根据《前海总规》,前海将“深化金融业开放创新、提升会展业和商贸物流发展能级、加快科技服务业发展、提高专业服务业国际化水平、大力发展新型国际贸易、培育壮大现代海洋产业”等六大重点领域,联动港澳打造现代服务业新体系。

  国家发展改革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室副主任原倩认为,这六大领域与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及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联系非常紧密,既对制度型开放具有很强带动力,又具有广泛的产业链供应链影响力,是推动区域经济协同联动的有力抓手。

  2、“稳”住基本面,老三大产业如何“稳中求进”保优势?

  而这其中,“金融业”“会展业和商贸物流”“专业服务”正是前海当下最为优势的三大产业。

  以“金融业”为例,前海是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人民银行等年初出台的“金融支持前海30条”,现全国首笔“不落地购汇”“征信通”“前海港企贷”等六成政策已落地,构建“六个跨境”金融开放体系,并向“N”个跨境突破。全国首家“双牌照”银行、大湾区首家外商独资基金销售公司等也纷纷落户。前海自由贸易(FT)账户跨境收支5521亿元,前海深港国际金融城启用两年来,已入驻汇丰集团、瑞银集团等335家全球金融机构,83家是港资外资。

  

  而此次《前海总规》在巩固现有成果基础上,又新增推出多项开放创新措施。“首先,丰富跨境保险试点品种,除养老险、航运险、信用保险外,还支持内地与香港保险机构合作开展机动车辆险及再保险等业务;其次,拓宽居民跨境投资渠道,深化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QFLP)、合格境内投资者境外投资(QDIE)试点;第三,将拓展自由贸易账户(FT账户)功能及试点银行范围;最后,提出支持银行机构设立科技支行,探索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科创保险等服务模式等。” 普华永道中国区域经济及金融业主管合伙人张立钧认为,这将进一步巩固前海金融发展。

  在“会展业和商贸物流”上,前海已是中国供应链服务企业的主要集聚地之一,比亚迪、领潮、马士基、中外运、东方嘉盛、越海、瑞茂通、中免等国际物流、供应链服务巨头相继在前海建立供应链区域性总部或物流中心。

  《前海总规》此次从四个方向新增内容,一是支撑深圳打造国际会展之都,包括加快国际会展中心二期建设,推动深港、深澳“一会展两地”联合办展;二是打造国际高端专业消费市场,将建设前海国际消费体验区、前海港货展示销售中心,试点境外旅客离境退税“便捷支付”,实施离境退税“即买即退”政策;三是发展现代时尚产业,引进世界级时尚品牌和龙头企业,促进国际设计大师、时尚媒体等优质时尚资源集聚;四是提升现代物流业发展能级,加快全球跨境快邮集散中心、国内航空货运库、国际物流功能区等建设,建立湾区机场中性货站,打造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等。

  

  而“专业服务”,尤其是财税、法律、咨询等领域更是前海强项,已破除财税领域制度障碍,推进港澳财税专业人士跨境执业便利化等,吸引爱思唯尔、麦肯锡、波士顿咨询、安永、德勤、普华永道、毕马威等一批国际国内知名机构集聚。

  《前海总规》发布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李家超在感谢中央纳入多项惠及香港、有利于大湾区和国家发展的政策措施时,特别提及金融服务、法律服务、专业服务、科技服务等领域。

  而香港未来重点发展的北部都会区也将深度对接大湾区整体规划,北部都会区规划为四大区域,其中的“高端专业服务和物流枢纽”将与前海深度对接。

  3、“进”发新动能,新三大产业如何“以进促稳”注动能?

  而“科技服务业、新型国际贸易、现代海洋产业”则以“进”的姿态,成为亟需推动的新业态和新模式。

  这一态势在《前海总规》发布前已显苗头——继去年底首批推出“风投创投、融资租赁、天然气贸易、跨境电商、财税服务、高端智库”六大集聚区后,上月前海又推出“人工智能、供应链、集成电路、海工装备、航运服务、国际咨询”新一批六大集聚区,并将“天然气贸易”升级为“大宗商品贸易”集聚区,形成“6+6”产业集聚区新空间格局,为加速构建全链产业生态。

  不难发现,新推的集聚区正是主要聚焦“进”的三大领域。

  自《前海方案》赋予前海“加快科技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新任务,前海率先突破制约科技创新特别是原创性、颠覆性创新的各种体制机制障碍,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科技创新极核。

  

  “在深港科技创新合作领域,前海大有可为。”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建认为,前海扩区后,科创产业有了更多落地空间,“如果是‘小前海’,可能只能提供科技创新服务链条中的某几个环节,而‘大前海’则可以容纳技术攻关、成果产业化这两大领域的多个环节”。

  《前海总规》亦首次对该领域予以细化,除要求“创新科技管理体制机制”外,还提出“打造科技服务产业集群、加强科技创新资源协同和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等新业态”等。

  包括与香港共建技术转移中心,探索深港检测认证业务互认,推进“湾区认证”,实行“一次认证、一次检测、两地通行”;探索“区内注册、海内外经营”等新模式,鼓励企业和科研机构到海外设立创新平台;在科研项目评审、经费支出等方面合理借鉴香港及国际管理制度,探索建立“正面清单+事前备案”的管理机制,简化研发设备、样本样品(特殊物品除外)进出口手续;探索建设深港设计中心,规划建设“创新创意+柔性制造+中试服务”工业设计平台,大力推进智能算力基础设施建设等。

同时,鼓励前海加强与光明科学城、松山湖科学城、南沙科学城等周边区域科技创新平台联动,支持龙头企业与高校、科研机构组建科技创新联合体。

  “新型国际贸易”领域则将从有序发展数字贸易、离岸贸易和建设新型国际贸易平台为切入点。

  近年来,前海数字贸易迅猛发展,跨境电商业务规模长期占深圳九成以上,过去两年规模翻了3.7倍;2022年上半年,前海离岸贸易额超1000万美元的企业占深圳1/3。

  就在两周前,前海联合交易中心进口大豆现货交易市场保税交易库业务正式启动,将改变传统农产品进口购销模式,为国内外大豆产业上下游企业提供全新交易场景。近三年,该中心交易额几乎每年翻2-3番,截至本月7日已累计成交1214亿元。

  “我们希望填补国家级现货交易所领域的空白,建成国内首家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跨品类、综合性大宗商品现货交易中心,成为国家统一大市场基础设施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前海联合交易中心总经理范文韬说。

  而扩区之后,前海拥有“68公里海岸线、600平方公里海域、13个海岛、6个港口码头、5个一类口岸”的资源,也让“现代海洋产业”成为未来新增长极。

  

  目前,前海注册涉海企业约3400家,集聚了招商工业、中集海工、亚太星通等一批海洋龙头企业,各级涉海创新载体12个,规划建设海洋新城、大铲湾蓝色未来科技园、深港·海洋总部经济产业生态园和赤湾海洋科技产业园4个涉海产业园区。

  “利用好前海海洋资源是未来的重中之重。探索海洋经济发展,需要制度创新以及一系列的新思维、新安排,未来这些都可以在前海试点。一旦成功,就可以进一步向珠三角乃至全国推广经验,这将是前海海洋经济发展肩负的历史使命。”曲建说。

  《前海总规》明确将在“提升海洋科技创新能力、发展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加快高端航运服务集聚发展、深化国际船舶登记和配套制度改革”上发力,包括吸引海洋领域国家级实验室等创新载体落户,与港澳共建实验室、研究中心;打造海洋设备质量检验、海洋高端装备服务平台,提供开发设计、产品试制、小批量制造等服务;积极培育海洋生物医药、海洋新材料、深地深海等新业态等。

  “从制度层面上讲,前海现代服务业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很大程度也取决于顶层制度设计。《前海总规》的批复让我们看到,一系列制度性调整及优化已落地、实施。相信前海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及难点都将迎刃而解。”曲建说。


分享到: